以房养老试点冷清 房产传儿女老传统挡了推广路

康锡雄、马俊英老两口儿,家住海淀区北五环附近的清缘里中区,去年,他俩成为保险版以房养老的国内首单客户,每月能领取9000多元养老钱。这一年来,老人换新家电、出国旅游,多少年都没想过的美事儿,都在逐一实现。养老生活过得有滋有味,这对首吃“螃蟹”的老人,提起“以房养老”,赞不绝口。

但从更大范围看,受房产传儿女的传统观念影响,以房养老试点仍然冷清。截至今年6月30日,以房养老全国只有60户78人投保。日前,保监会发文将以房养老试点时间延长至2018年6月30日,并将试点范围从北京、上海、广州、武汉四个城市扩大至各直辖市、省会城市(自治区首府)、计划单列市,以及部分省的地级市。试点延期扩容后,以房养老的路,能否越走越宽?

85平方米老房

每月能领9000元养老钱

康锡雄今年71岁,退休前是一位教育工作者,他的老伴儿马俊英今年69岁。8年前,老人的女儿因病去世,“失独”的现实,一度让老两口儿为养老犯愁。俩人退休工资加起来,有7000多元。按理说,差不多也够日常开销。“除了吃喝,还得给医院准备一些。”康锡雄说,这样一算,手里就显得紧巴巴了。按他的话说,养老就只能变成在家苦哈哈地待着。

几年前,当康锡雄刚了解“以房养老”模式时,就觉得可能适合自己,老两口儿从此开始等待以房养老从政策落地为产品。去年3月,当幸福人寿保险公司推出国内首款以房养老产品“幸福房来宝”时,他俩就毫不犹豫地参加了。

据了解,老两口儿的房是1997年的单位公房,2001年搬进来后花11万余元买断该房屋的产权。去年签保险合同时,这间近85平方米的房子估值约为305万元,除去折旧费用,有效保险价值约为274.4万元。对照“幸福房来宝”费率表,参照老两口儿的年龄,夫妻二人每月能共同领取养老金9118.12元。去年4月10日,康锡雄和马俊英夫妇正式成为本市首个、也是国内首个参加“以房养老”保险的客户。两个月后,老人通过银行账户领到了首笔两个月的养老金,共计18236.24元。

房子变“活”钱

养老不再苦哈哈

如今,算上退休工资,康锡雄和马俊英每月实际可以拿到16000多元钱,这确实让他们的养老生活大有起色。手头宽裕了,康锡雄去年淘汰掉那台跟了他们27年的雪花牌冰箱,新换了一台新三门冰箱,电视机也换成48寸的大液晶电视。

老两口儿还启动了旅行计划,“看看别人是怎么生活的”。之前工作时,俩人很少出去旅游,去的话,也只能挑国内近的地方去,国外就更甭提了。去年,领取了以房养老的钱后,老两口儿的旅游变得“说走就走”。去年先到香港、澳门转一圈,前不久还跟旅游团到德国,去看看德国养老院的服务情况。尽管每人旅行费用高达3万元,康锡雄却没有丝毫不舍。他们还专门拿1万元人民币换了欧元,给亲戚朋友多买些纪念品,“这在过去想都不敢想”。

为了记录在德国的旅行经历,康锡雄和老伴儿淘汰了使用多年的老人机,换了部苹果6S智能手机,还买了一台iPad。拍照片,发微信,这些他们原本未想过的“智能”生活,如今都已变得轻松平常。老人还准备趁着身子骨儿硬朗,到英国、美国、俄罗斯去看看,“我们这代人,都有莫斯科情结,一定得去看看。”

截至今年6月底,全国有60户78人参加以房养老。从家庭结构看,无子女家庭老人占比4成,主要是孤寡、失独老人,参保者平均年龄为73岁,最大的85岁。从房产估值来看,200万元到300万元区间最多,月领取养老金5000元到1万元,平均为8000元。总体看,以房养老让这些老人的收入增加不少,在不用卖房的前提下,生活水平得到一定的改善。

以房养老

梦想照进现实有点难

住房反向抵押养老保险,就是常说的以房养老,是一种将住房抵押与终身养老年金保险相结合的创新型商业养老保险业务。一些拥有房屋完全产权的老人,将房产抵押给保险公司,继续拥有房屋占有、使用、收益和经抵押权人同意的处分权,并按照约定条件领取养老金直至身故。老人身故后,保险公司获得抵押房产处分权,处分所得将优先用于偿付养老保险相关费用。

但此次保险版以房养老,从政策推出到产品落地,争议声从未中断。前些年,南京、上海、北京、长春等地一些金融机构曾自发尝试过以房养老,但都因效果不理想而不了了之。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在“养儿防老”的传统观念里,房子是老人留给子女的重要遗产,如果将其抵押变现用于养老,老人及其子女,心理上都难以接受。

当初,保监会计划让幸福人寿、平安人寿、中美大都会、合众人寿4家保险公司参与试点,不过,多数保险公司对此并不热衷,最终真正推出保险产品的,仅有幸福人寿一家。之所以落地难,房价走向的不确定是重要原因之一。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