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风车上八卦楼市博弈:房贷涨了房价找齐

房地产市场近期成交的冷清并不影响顺风车上继续八卦房贷的热情。只不过,《证券日报》记者从一众谈资中感受到,与此前购房人习惯性吐槽不同,如今话语权掌握在了买方手中,“利息转嫁”也成为了可能。

能搭上李先生的顺风车,与记者多次被车主留言评为“中国好乘客”有关,李先生笑称,其挑选乘客的门槛一向严格——“会仔细看网上评论,跟之前选房类似”。于是,话题自然而然的进入到了本报记者“最爱扒”的房贷上。李先生因为工作的原因,近年来需要北京、深圳频繁两地奔波,互联网行业的相对高收入也支撑了其两地置业,李先生对于京深两地的房地产和房贷业务都颇有心得。

李先生在北京原本有两套房产,今年2月底选择出售了一套。由于其所出售房产是央产房上市,需要先进行商品房产权确认且流程较为繁琐(需要李先生到“前前前单位”开证明),耽搁了4个月。在这原本买卖双方已经有了默契的4个月内,恰逢监管政策连续出台,这笔交易差点泡汤。“好在房子比较小,总价便宜,买房人的各项资质也达标新政,交易才能继续”,李先生心有余悸的表示,“不过,2月份与6月份的房贷利率折扣差距较大(从九折到没有折扣),买房人借此要求不再支付5万元尾款,我也只好同意了。”

卖房的事情基本上尘埃落定,李先生此前在深圳洽购的房产可以进入缴纳首付环节了。“感觉深圳核心区域的房价并没怎么下降,但是买起来确实更从容了,卖家也十分配合”,谈起在深圳置业,李先生语气轻松。

车牌尾号是吉利数“688”的张先生给《证券日报》记者讲诉的是一个“正逢其时”的故事。

在大多80后还没有走向职场的2005年,张先生花费约40万元在北京购置了自己的第一套房产,房子位于大兴区。彼时房价较低,张先生只贷款十几万元,并在五年内顺利还清了贷款;2012年前后,张先生在大兴购买了其第二套房产,贷款近百万元,当时的北京房价恰在阶段性低谷徘徊,大概一年以后才迎来小阳春,且张先生获批的折后房贷利率也相当划算——低于目前大多数银行理财产品的年化收益率;2013年,张先生在河北固安又买入一套房,如今固安的房价已令很多二、三线城市“望尘莫及”。“我觉得该出手卖掉一套房子了,一方面,早前买入的房子已升值十倍;另一方面,大女儿目前大二,在考虑下一步出国留学”,张先生表示,“卖掉一套房子,还了剩余的房贷,预计还可以支撑两个孩子(其小儿子11岁)未来出国读两年书。”

车主于先生的故事则并不像张先生一样满满的幸福感,而是充满了博弈。

于先生两年前从某通信运营商离职创业,今年事业进入上升期,于是考虑改善住房条件。于先生将自己名下位于北京市丰台区的一套两居室挂牌出售,准备入手一套位于北京市西城区的三居室,按照目前的政策,该房产对应着一所北京市重点小学的分校。

然而,于先生如今陷入了进退维谷的地步。西城区的房子已经交了高额定金不能违约,丰台区的房子却还迟迟不能出手。“好在交了定金的房子比较大,房主并不容易找到其他买家,才愿意多等自己一段时间缴纳首付和进行网签”,于先生表示,“自己对于所出售房产售价的心里预期已经一降再降,但是前来洽谈的购房人还是不满意,觉得现在贷款利率没有优惠,利息多支出的部分一定要从房价上找回来,于是交易就卡在了这里。我准备跟亲戚朋友短期拆借一下,实在不行就再降价。”如今,于先生的创业公司甚至不敢接需要垫资的项目,生怕紧绷的流动性一下子断裂了。

张女士的座驾是一辆蓝色mini cooper,顺路搭载本报记者也是其第一次作为车主开启顺风车之旅。张女士十分健谈,在我们短暂而愉悦的旅程中,包揽了大部分的“对白”。两年前,张女士为了追随爱情从已经工作生活了多年的美国回到北京,如今爱情和事业均十分顺遂的张女士决定在北京安家置业。

“我先生就职于一家房企,但是该公司在北京目前没有普通住宅项目,我们于是拜托业内的朋友帮着留意。现在,朋友推荐过来的房源比较多,我们也在慢慢挑选,感觉买方市场的特征还是比较明显,房源都有一定的议价空间。”

告别顺风车车主,本报记者随机选择了一家地产中介,希望从另一个角度验证车主们的感受。“房价明显高于同类房源的业主报价我们一般都不会直接录入系统,而是跟房主交流一下目前的市场行情,希望取得业主谅解和配合”,该地产中介员工对《证券日报》表示,即便如此,目前其所在的门店也是看房者寥寥。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标签: 房地产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责任编辑:小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