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线城市的租房新时代

最近,政府在发展租房市场方面动作频频,几个一线城市开始出让自持、租赁性质的住宅地块,在这种性质土地上盖起来的住宅不能售卖只能自持或租赁。很多拍下这类地块的企业,都是为了日后将物业进行出租获取持续的现金流。

7月,住房城乡建设部、发改委等9部门联合印发《关于在人口净流入的大中城市加快发展住房租赁市场的通知》,提出以建立购租并举的住房制度为主要方向,鼓励各地通过新增用地建设租赁住房,要求在12个城市开展租赁试点。

几个一线城市也相继在租房市场探索方面发力,7月17日,广州市政府发布《广州市人民政府办公厅关于印发广州市加快发展住房租赁市场工作方案的通知》,明确租购同权。7月24日,上海首批纯租赁住房用地出炉,成交价格不到6000元/平米,均采取“只租不售”模式。8月14日,北京市住建委在公布共有产权房相关文件公开征求意见的反馈情况时明确表示,共有产权住房属于产权类住房,可以按照本市相关规定办理落户、入学等事宜。

几乎一夜之间,从中央到地方都在鼓励发展租房市场,对于一线城市的无房族来说似乎幸福来的太突然。但是你如果你在持续的关注房地产市场,你就会发现这并不是什么新鲜事,中央从2015年就开始推进这个事情了,只不过到近期算是有了一个阶段性的小成果,这一切努力的目标就是要将我国房地产市场以销售为主转变为租售并举。企业对于市场的嗅觉是很灵敏的,各大房企早就闻风进入了这个市场,万科、碧桂园等知名房企都已经拿到了租赁地块。

那么,为什么中央在这个时点要大力发展租房市场呢?

因为当前北京、上海等一线城市的房价、房租太高了,高居住成本带来的负面效应已经开始逐步显现。2016年,北京、上海的外来人口都出现了下降的情况,虽然下降的规模不大,但也似乎预示着一线城市持续对人口吸引的能力有所下降。以上海为例,导致大家离开的原因主要有三个。

第一,产业结构的调整逼走工人。上海2015年外来人口减少了15万人,其中外来务工人员居多。我们再看一下产业方面的数据,2014年-2015年,上海石油和钢铁行业的总产值分别下降了11%和20%,2015年上海建筑业竣工面积下降了4.3%,这都意味着对工人需求量的萎缩。

第二,生活压力大,逼走年轻人。上海的高房价大家有目共睹,除了高房价之外,户口也是困扰很多年轻人的一个问题,在上海落户的难度基本与移民的难度相当。很多上海高校毕业的学生,在毕业后都无法留在上海就业,曾经非上海户籍的应届生毕业后90%都留在上海工作,现在留下来的只有60%。虽然这些人暂时留下来在上海工作了,但工作几年后依然无法在上海定居,很多人最终被迫选择离开。

第三,入学难度大,逼走儿童。从2014年开始,学龄前儿童与小学生开始被迫离开,非上海籍儿童入学之前只要求父母一方持有“临时居住证”即可,但2014年之后改为了父母一方需要持有“居住证”或者连续两年的“灵活就业证”。2016年难度再次升级,“灵活就业证”的连续时间要求由两年变为了三年,而且居住证的办理条件从原来只需要缴纳半年社保增加了合法居住要求,也就是说外来人口租赁的房子必须具有房产证才能办理居住证。这些门槛的提高,让一半以上的非上海籍儿童无法入园、入学。

户籍制度是中国特殊国情下产生的一种制度,只有当你拥有了一座城市的户籍,你才真正的属于这个城市,之后才能够不受歧视的享受教育、医疗等权利,而现在对租房市场的发展,以及对租售同权的探索,都是为了让为城市发展做出贡献的人们在户籍制度以外能够享受到平等的城市权利。

纵观世界,很多国家和地区的经济中心都呈现出集群化的特征,即便全国的人口在减少,但这些经济中心对人口的吸引力依然很强。当北京、上海等一线城市对人才的吸引力减弱的时候,这从某种程度上说明我们出了问题,那么找到合适的办法来解决这些问题,让城市实现可持续的健康发展就显得非常重要。如果一线城市的经济都没有了活力,那么这个国家的经济还怎么活的起来?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标签: 房地产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责任编辑:小璐]